【图】上轮楼市调控像“急刹”,本轮像“点刹”(图)

时间:2016年09月01日22:56来源:大河网

原标题:上轮楼市调控像“急刹”,本轮像“点刹”(图)

  广告

作者 董登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
作者 董登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

  8月31日,人行武汉分行和湖北银监局联合下发特急通知,公布了对武汉购房者的限贷措施。自9月1日起,武汉二套房的最低首付比例从原来的三成提高到四成,对于拥有两套及以上住房并已结清贷款或结清一套住房贷款的家庭,再次购房首付比例最低也为四成,对拥有两套及以上住房且有两套住房贷款未结清的家庭,继续暂停办理房贷。

  在同一天早些时候,厦门市也发布了新的限购政策。自9月5日起,对144平方米及以下的普通商品住房限购。实际上,在本月已有另外三个城市实行了楼市限贷或限购新政。合肥市决定自8月9日起限贷、不限购;苏州市决定自8月11日起,对苏州本地户口限贷、不限购,对非苏州户口限贷、限购;南京市决定自8月12日起限贷、不限购。尽管调控政策有所区别,但这些城市也有共同点,那就是“地王”频出、房价上涨过热。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在去库存及信贷宽松的政策影响下,中国限购政策逐渐松动,二线城市房价在今年上半年大幅上涨,大有向北京和上海“看齐”的趋势。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合肥、厦门、南京3个二线城市新建住宅价格同比涨幅达30%以上,环比涨幅达到3%甚至4%以上,超过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尤其是在一些二线省会城市中心地带,由于房源稀缺、需求旺盛,排队认筹、摇号抽签等方式死灰复燃,并且不断蔓延,由此助推房价攀升,并引起地方政府部门高度重视,为此,第二轮限购政策在多个二线城市开始出台。

  新一轮限购政策相对“温柔”

  随着限购城市范围的不断扩大,中国第二轮楼市限购大潮或将到来,但与2010年第一轮全国性的城市限购政策相比,本轮新政更偏向于“一城一策”,力度上也“温柔”许多。

  中国房地产大开发始于1998年“房改”,从那时起,中国逐渐废弃了计划经济时期的福利分房制度,开始步入住房市场化、商品化时代。房地产大开发与工业化、城市化加速融合,一个属于房地产的新财富时代悄悄到来。以北京市为例,丰台区平均房价从2000年3500元/平方米涨至2010年31000元/平方米,通州区则从1800元涨至24000元,基本上是十年上涨10倍左右。这其间除了刚性需求与价值回归的补涨外,还有人们普遍抢购心理驱使下的投机暴涨。虽然房子越建越多,但房价却越买越涨,于是,炒房变成囤房,人们只买不卖,房价一天一个样,引发了老百姓和监管层的担忧,第一轮楼市全面限购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拉开序募。

  第一轮楼市限购政策是在各地房价经过全面持续十年暴涨后,房价几乎无法刹车的情况下出台的,全国整齐划一地推出了严厉的限购政策,并明确规定哪些人群没有买房资格,它带给楼市的影响是直接的,也是立竿见影的。

  如果说上一轮楼市限购是全国性统一行动,好比是“急刹车”,那么,这一轮限购限购政策则更像是部分城市限购政策的“点刹”。不难发现,在中国房地产去库存的大背景下,这次限购无论从覆盖面和严厉性来看,都不及第一轮,政策比较柔性。

  一方面,这一次限购是地方政府主动出击“制动”。另一方面,主要以二套房限贷为主,基本上没有限购套数,即便个别城市规定有限购套数,但对144平方米以上商品房也不限购。所以,预计这次的政策效果应该是平稳的、温和的,它有利于遏制少数二线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并对其他城市房价起到示范和引导作用。

  不过,治标尚需治本,在货币供给及其存量过大、市场流动性充盈的背景下,要想稳定楼市,并让更多的投资投机性资金撤出楼市,就必须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并以此有效推进经济转型、产业升级,让社会资金重回实体经济,让国人重归实业兴邦、工业强基之路。(中新经纬APP)

  专家简介:董登新,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湖北省人社厅咨询专家,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专家顾问。

  (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来源中新经纬)

本文关键词:东方头条自媒体网,楼市崩盘的城市有哪些,楼市泡沫崩盘后的房价,中国三四线城市楼市或崩盘 房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