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叙利亚停火协议背后,美俄做了什么交易?

时间:2016-04-01 08:11:53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叙利亚停火协议背后,美俄做了什么交易?

  叙利亚停火协议生效一个月,火真的停了!至少大部分地区的效果还是蛮明显的。这是一个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观察者都没有意料到的结果。

  我们原本以为,叙利亚停火协定有一个天大的“漏洞”。因为停火协议规定,所有在协议上签字的各方都停止战斗,但两个组织不被包括在内:一个是所谓的“伊斯兰国”(IS),还有一个是基地组织。

  关于众人喊打的IS,没有什么疑问。从表面上看,协定排除基地组织也没问题。但仔细推敲就发现,这正是协议的“漏洞”所在。基地组织在反对派阵营中与其他反对派是盟军关系,而且是反对派中的主力。下图是美国中东专家Joshua Landis的网站《叙利亚评论》在2013年发表的关于攻占拉卡(现在的IS首都)的反对派阵营结构图。

  中间正是叙利亚基地组织Jabhat al-Nusra或努斯拉阵线,可以看到所谓的叙利亚“自由军”FSA其实只是反对派武装的一小部组成部分。从叙利亚政府手中夺取拉卡的反对派阵营绝大部分都是极端伊斯兰主义者,

  所以问题来了,如果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联军轰炸基地组织,怎么保证不会炸到和他们并肩战斗的其他反对派武装?俄罗斯、叙利亚、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联军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在围歼基地组织,就把反对派一锅端了。

  这就是我和其他观察者都以为停火协定笔墨未干就会变成一张废纸的原因。

  但事实证明我们错了,因为我们只料到其一,忽略了其二。

  叙利亚停火协议,俄美交易各自图什么?

  叙利亚停火协议是美俄妥协的产物。美国不至于随心所欲给俄罗斯开一张空头支票。俄罗斯推动停火协议也有自己的打算。核心问题就是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莫斯科与俄国外长拉夫罗夫到底达成了一桩什么交易?

查科嘉:叙利亚停火协议背后,美俄做了什么交易?
  
这个问题近日在英国《卫报》的报道中得到了部分答案。据《卫报》报道,俄罗斯副外长通过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透露,克里-拉夫罗夫会谈结果之一就是美俄将联合发动攻打IS首都拉卡的战役。

  这个问题近日在英国《卫报》的报道中得到了部分答案。据《卫报》报道,俄罗斯副外长通过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透露,克里-拉夫罗夫会谈结果之一就是美俄将联合发动攻打IS首都拉卡的战役。

经历了欧洲一系列恐暴袭击后,欧美终于认识到要确保欧洲稳定,必须优先解决IS问题。我在之前的文章《美国将军集体叛国》中也提到,美国军方早就认定IS才是最大威胁而不是阿萨德,并一直抵触CIA与希拉里此前领导的美国国务院颠覆叙利亚政权的努力。克里访俄表示白宫与国务院已经开始认同美国军方的最初判断。

  经历了欧洲一系列恐暴袭击后,欧美终于认识到要确保欧洲稳定,必须优先解决IS问题。我在之前的文章《美国将军集体叛国》中也提到,美国军方早就认定IS才是最大威胁而不是阿萨德,并一直抵触CIA与希拉里此前领导的美国国务院颠覆叙利亚政权的努力。克里访俄表示白宫与国务院已经开始认同美国军方的最初判断。

  而俄罗斯的打算在一个月后才慢慢浮出水面。停火对俄罗斯、叙利亚、伊朗和真主党联军有一个好处。相比以前的四处出击、到处救火,他们现在可以集中力量,捏成拳头,重点进攻。

  叙利亚政府军的兵源一直是个问题。因为叙利亚政府实行征兵制,作为主体人口的逊尼派阿拉伯人自然也占军队的多数。但许多逊尼派年青人不愿意被征兵去前线,所以我们看到大批的青年叙利亚男子涌往欧洲做难民。

  而且大部分被征召的逊尼派士兵被用做防守力量,真正可以调遣的快速部署部队由为数不多阿拉维派组成。他们有两支主要的精锐,一是“老虎”哈桑领导的“老虎”部队,一是“沙漠之鹰”。之前,这两支阿拉维精锐被派往各处救火。

  伊朗的介入就是为了弥补叙利亚政府军的兵源不足。先有黎巴嫩真主党民兵入叙参战,然后伊朗革命卫队直接介入,并从伊朗境内的阿富汗难民中招募了大批哈扎拉雇佣军。此外伊朗还运输大批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参战。

  停火后,他们不用再像撒豆子似的四处派兵。而反对派阵营已经不能对阿萨德的核心地区构成威胁。

  此外,打击IS更能站在道德高地。反正俄美两方一拍即合,决定集中精力对付IS。

  所以我们看到俄罗斯、叙利亚、伊朗、黎巴嫩真主党联军突然兵锋一转,攻下被IS占领近一年的世界遗产古城帕尔米拉,大出风头。

  换句话说,停火协议基本生效是因为掌握战略主动权的俄罗斯-叙利亚-伊朗联军停止了对反对派地盘的进攻。这一个月的结果也证明了,这是明智之举。

  基地组织火并“自由军”

  为什么基地组织没有主动出击叙利亚政府控制区?他们确实是做了,特别是和IS合作,东西夹击阿勒颇唯一的给养线。但这些企图都在俄罗斯轰炸下失败了。

  接下来的反对派内讧更是使其不得脱身。

  因为停火协议将基地组织排除在外,分化了反对派阵营。当叙政府联军转向进攻IS的同时,基地组织与其他反对派发生了火并。

  本来基地组织允许其他反对派包括“自由军”的存在,就是因为“自由军”能直接从CIA、土耳其与沙特手中拿到军援。基地组织迫使“自由军”分享其中相当一部分武器弹药,唯一不碰美制陶式反坦克导弹。这是由CIA点头、沙特提供的坦克杀手。基地组织明白,强抢陶式导弹是竭泽而渔,于是换了一种方法。

  前“自由军”组织叙利亚革命阵线领袖贾茂·马咯福(Jamal Maarouf)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透露了这一秘密。

贾茂说,基地组织会告诉自由军使用陶式导弹的时间与地点。换句话说,“自由军”实际上沦为基地组织的反装甲部队。

  贾茂说,基地组织会告诉自由军使用陶式导弹的时间与地点。换句话说,“自由军”实际上沦为基地组织的反装甲部队。

  但停战后,对基地组织来说“自由军”组织的利用价值突然暴跌。俄军停止轰炸后,“自由军”支持者在反对派控制的伊德利卜省高举“自由军”旗帜,大举游行抗议阿萨德政府,却遭到基地组织城管的镇压——因为基地组织不允许圣战旗以外的任何旗帜!
珍娜,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我只想说:“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
珍娜,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我只想说:“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

  资深中东美女记者珍娜·貌挲通过反对派控制区的线人报道说:“伊德利卜市不会有‘自由军’FSA游行,因为基地组织努斯拉控制了这里。吉斯尔舒古尔也不会有,因为那里被中国籍圣战者(作者注:基地组织下属的东突分子)完全控制。”

  当然基地组织还是会被消灭的,只不过被排后了。

  叙政府联军从IS手中解放帕尔米拉后,叙利亚陆战队已经被转移到吉斯尔舒古尔前线。盘踞在那里的几千东突分子的日子长不了啦。
叙利亚陆战队在拉塔基亚山岭上俯瞰山下通往吉斯尔舒古尔的要道
叙利亚陆战队在拉塔基亚山岭上俯瞰山下通往吉斯尔舒古尔的要道

  兴也美国,衰也美国

  叙利亚反对派的兴起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美国,特别是CIA的支持,但美国在叙利亚已经有了新的代理人候选人。

  由于一直不满CIA的政策,五角大楼早就开始培育自己的地面势力。自从科巴尼保卫战开始,美国军方就开始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军YPG的实际联盟。美军一直在充当YPG的空军力量。
美国反IS联军特使与YPG发言人合影
美国反IS联军特使与YPG发言人合影
美国国防部长称赞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美国国防部长称赞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下图是美军-YPG结盟后,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一年中的变化。黄色是被库尔德称为罗贾瓦(西)的解放区。马上就要变更大了。

  下图是美军-YPG结盟后,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一年中的变化。黄色是被库尔德称为罗贾瓦(西)的解放区。马上就要变更大了。

可以看出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反对派。比起大部由极端伊斯兰主义者组成的反对派,世俗化的库尔德力量更合适作为美国在当地投射势力的代理人。

  可以看出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反对派。比起大部由极端伊斯兰主义者组成的反对派,世俗化的库尔德力量更合适作为美国在当地投射势力的代理人。

  美国期望尽快在叙利亚问题上打上句号还有一个原因。

  这是奥巴马总统的最后一年。这一般是美国在任总统为自己的历史影响策划的一年。奥巴马在任的两大外交举动,一是和伊朗和解,二是和古巴恢复关系,都在最后一年里取得进展。而IS是在奥巴马任期内做大的。IS的阴影已经遮盖了奥巴马上述的两个成绩。所以奥巴马也会希望青史留名,做一个遏制了IS威胁的总统。

  事实已经证明打压IS与颠覆阿萨德政府是两个南辕北辙的目标。对美国——更精确地说——对奥巴马来讲,打压IS显然远比颠覆阿萨德政府更有历史意义。所以克里前往莫斯科和谈,明显往五角大楼的立场靠拢。

  美国国策向美军方倾斜就意味着CIA支持的反对派被渐渐放弃。虽然CIA还在坚持一贯的政策,但大局势不再倾向他们一边。

  当然CIA之所以还在坚持是因为叙利亚问题的始作俑者希拉里很有可能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所以CIA还有翻盘的希望。

  但另外一面,奥巴马显然希望在他任内为叙利亚问题画上句号。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也认可库尔德势力。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也认可库尔德势力。

  如同我上篇所讲,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核心利益是保住自己的代理人阿萨德政权不垮台,继续拥有地中海边的海空军事基地,并不需要一统叙利亚的江山。

  尽管最近还上演了一出五角大楼盟友与CIA代理人的斗争,但天平已经不再倒向反对派。
“自由军”用CIA提供的陶式反坦克导弹击毁了库尔德YPG仅有几辆坦克之一
查科嘉:叙利亚停火协议背后,美俄做了什么交易?
“自由军”用CIA提供的陶式反坦克导弹击毁了库尔德YPG仅有几辆坦克之一

  所以美俄交易的轮廓就慢慢清晰了。

  中国能做些什么?

  这场战争长达五年,中国外交在这个过程中正慢慢成熟起来,成为世界村里有责任有担当的重要成员,走向真正的大国外交。

  一开始,中国就原则性地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出对所谓“禁飞区”的反对票,防止了利比亚的悲剧在叙利亚重演。叙利亚人民知道中国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被极端分子围困四年后,终于等到叙利亚政府联军解围的阿勒颇北部村庄努卜勒(Nubl)和扎哈拉(Al-Zahraa)居民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公开鸣谢俄罗斯、中国和伊朗。

  另一方面,中国也在叙利亚有自己的利益。中国需要确保一带一路上安定的周边环境,让古丝路连接东西方的贸易重新繁荣起来。中国石油公司曾经在叙利亚东北部投资建厂,现在那里正逐渐被库尔德武装和叙利亚政府军从IS手中解放。

  正是上述原因,中国向叙利亚派出经验丰富的资深外交官,对中东事务非常熟悉的前中国驻伊朗大使、前驻埃塞俄比亚大使兼驻非盟代表,解晓岩特使。

  这可能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最好结果。美国慢慢放弃通过反对派颠覆阿萨德政权的努力,承认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库尔德与叙利亚政府都是两个强权认可的势力。接下来美俄联力对付IS。经历了五年的混战,叙利亚的基础设施也需要重建,这正是中国的强项。

  历时5年的叙利亚战争是一个人道主义悲剧,是该了结了。

本文关键词:东方头条自媒体网,叙利亚被is攻占了多少,叙利亚反对派处决is,叙利亚为什么不打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