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霖:分权制衡 缅甸新政开启大幕

时间:2016-04-02 08:56:16来源:综合

原标题:马晓霖:分权制衡 缅甸新政开启大幕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

  4月1日,缅甸新任总统吴廷觉正式履行职责,标志着1962年以来首位民选且无军方背景的最高领导人正式走马上任,这也是缅甸近半个世纪来首次实现国家权力和平移交,更是该国首次由反对派人选担任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此前2天,吴廷觉及两位副手已宣誓就职,风云人物、全国民主联盟(民盟)主席昂山素季也以“超级部长”身份加入新内阁,并将进入核心管理团队国家安全委员会。缅甸政坛确已改天换地,开启分权制衡大幕,但新政之路仅仅是个成功的开始。

  这个结果来之殊为不易,它既是昂山素季为核心的民盟长期斗争博弈的结果,也是缅甸军人统治集团顺应国际大势和国内民意进行改革开放的结果,还是朝野双方立足现实、相互妥协、彼此让步和追求共赢的结果。这一全新局面体现了缅甸人民自己选择和决定国家发展道路的独立精神,也以具有本国特色的分权制衡丰富了现代国家治理模式,给诸多在转型中摸索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和平解决权力过渡和体制变革的样板,也展示出缅甸朝野政治家们进退有据的务实态度和理性策略。

  这次权力交接形成具有探索性质的“缅甸政治模式”,即军方特权下的三权分立和政党轮替,也是继2008年完成制宪,1990年和2010年自由选举后的体制再优化和权力再分配,它使缅甸首次置于民选非军方主导政府管理之下,让军人从权力金字塔尖后撤,但又为其存续足够的权力运作空间,包括掌控国防、内政和边境安全,以及在国家陷入危机时再次接管政权。对于尝试多党体制仅5年的发展中国家而言,这已是历史进步的一大步,尽管它与民盟等政党追求的终极目标还有距离。

  这是带有一定缺憾的制度安排,但也不失为最稳妥、最现实的选择。缅甸毕竟由军人统治半个多世纪,军人政治和军队影响水银泻地般无处不在,必然导致国家很难一时彻底与军人治理脱轨,只能逐步调整、次第改变,不能采取“休克疗法”,一夜变天或一次到位。否则,旧体制全盘打破,新体制无以为继,甚至产生强烈排异,势必陷入许多发展中国家转型期遭遇的“民主乱象”,导致族群对立,社会失序甚至国家解体。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对于昂山素季和民盟而言,作为革命党和在野党曾付出近30年的巨大代价,艰难曲折,九死一生。难能可贵的是,与多数夺取权力的新贵所迥异的是,他们成功抵御住权力与复仇的致命诱惑,虽然获得80%的选票,却让渡近一半的胜利成果,充分照顾军队、反对党和少数民族等主要力量的诉求,体现出尊重历史、顺应现实、着眼未来的开放姿态和大局意识,以实际行动赢得广泛信任与合作,确保了政权的平稳过渡,规避了对峙、分裂和对抗,为推动民族和解与团结,也为未来顺利执政铺平了道路。

  推出口碑良好、稳健低调并被各方认可的民盟元老吴廷觉担任首届总统,是昂山素季和民盟的无奈之举,以其70岁高龄和有限管理经验,胜任国家元首也许不是挑战,但担当政府首脑难免“廉颇老矣”。曾誓言“要在总统之上管理国家”的昂山素季困于法律约束,只能屈尊于吴廷觉麾下任职,并一肩挑起外交、总统办公室、教育及电力和能源四大部门的重担,负担之巨,责任之大,可想而知,更何况她也许以“垂帘听政”方式做新政府的幕后舵手。两员老将撑起新政府半壁江山,也侧漏民盟作为执政党领导人才储备的捉襟见肘,可见主动放弃部分权力也是情势所迫。

  对缅甸新政府而言,最大的考验还不是通过议会道路夺取政权,甚至不是借助分权和共享成果维持新政权的稳定,而是如何尽快把百废待兴的国家建设得欣欣向荣,让大多数百姓安居乐业。显然,习惯了在野党地位的民盟及其领导人,究竟有多少灵丹妙药尚无从而知,况且执政之旅还有军方或明或暗的掣肘,有反对派合理合法的分庭抗礼。

  5年一轮回,给了昂山素季及民盟咸鱼翻身的良机,给了他们否定对手而证明自己的平台,但是,公开透明的游戏规则和机会均等的轮替角逐,也将通过残酷的成绩单来验证其执政能力。因此,缅甸新政开启的分权制衡新时代,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能否把“缅甸模式”变成可持续发展新模式,还有待时间来回答。

本文关键词:东方头条自媒体网,试述分权制衡原则,缅甸为什么不杀生昂山素季,缅甸昂山素季照片